知识

前言

时间过得真快,马上又是一年的除夕了,活了二十多年了。小时候是很盼望春节的,拿到压岁钱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可以一起放鞭炮、逛庙会,做很多热热闹闹的事儿。我还依稀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玩摔炮,它的外形和鞭炮里面那个最小子结构类似,就是没有引信,摔到地上,啪的一下就爆炸了。我当初还以为,把鞭炮里面那个东西拿出来,把引信拔出来,就是摔炮了,结果摔不响。虽然现在也没搞明白到底有啥不同,但说起放鞭炮,可真是怀念啊。现在你再给我点鞭炮,我想也没有当年的乐趣了。

有些事,只能在特定的时间做,才能获得最好的体验。——吉吉放鞭炮悟出的道理

这道理很容易理解,方法论也不难想出,那就是要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才能不辜负时间。但是今天咱不是来聊青春与梦想的,我想跟大家谈谈,人在多巴胺的调控下,知识的积累,也得在特定的时间进行,而且没有多多益善这个说法。

知识

当你为了什么东西而努力时,你自然需要学习更多的知识,积累更多的经验。比方说学钢琴,你就要先学乐理,看懂五线谱,然后不断地练习。这些事是可以刻意练习的,但是有一种东西练习不来,那就是你弹钢琴时的感情变化,这种往往需要某种天赋。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东西都能可以练习,有的人练习的特别快,有的人就相对慢,这就是天赋不同。但是往往天赋高的人,他练习的效果也好。

以前我并不相信天赋这事,觉得什么事都是可以通过努力做到的,直到我看到很多在各种领域的天才时,我才知道我错了。天赋确确实实是存在的,而且它以各种形式存在。仔细想想这种模式对人类整体是有利的,人类的分工,是所有人都做同一件事好呢,还是不同人做不同事好呢?我觉得,有明确合理的分工,至少在效率上是高的,因为每个人只需要精通一项技能,这也许更容易些。可能,兴趣也是一种天赋,它就像是一种冥冥中的指引,在迷雾中给你指了条明路。

信息差

很多人在说,信息差是万恶之源,就是因为有这种东西的存在,才产生了贫富差距,才有马太效应。而我反倒认为,信息差一方面保护了富人,另一方面也保护了穷人。老高之前一直就隐藏自己的 YouTube 订阅数,直到平台出现强制公开的政策后才不得已公开,但他也说过,自己隐藏订阅数主要是不想让别人产生很大的心理落差,这样其实也避免了攀比。

试想,如果你身边的所有人,都手握上亿美元的资产,而你是一个勤奋的打工仔,而又非常好面子,你会感到幸福吗?而如果你作为勤奋的打工仔,凭借一己之力,闭关十年,创办公司,带领全村人走向致富的道路,你会感到幸福吗?其实这二问一定是大多数人的想法,这世界上太多的人,他们其实并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人生最终目标,他们只是在受多巴胺调控,做让自己开心的事。因此你说信息差,《北京折叠》第三空间里面的人真就都不如第一空间里的人幸福吗?我看未必,有的时候,第三空间里的人去了第一空间,反而会让自己不幸福。

但是这样显得不是很正能量,因为我们不是说要消灭信息差吗?怎么反倒信息差是件好事了。其实我是觉得,对大多数人的生活来说,信息差还真就是一件好事,他们如果每天都能分泌出足够的多巴胺带来快乐,就会足够幸福。只是说信息差在科学领域可能不是好事,因为它阻碍科学分布式探索的特性。

多巴胺

多巴胺控制着人类的绝大多数活动。当你做一件事时,通常是因为你的潜意识认为这件事能给你在短期或长期带来更多的多巴胺,所以你才会去做。

多巴胺控制着快乐与痛苦,而它在人体里也能形成一个平衡,这是由负反馈机制调控的。我们可以简单地理解成:当你比平时更快乐时,就减少多巴胺以减少快乐;而当你比平时更痛苦时,则增多多巴胺以减少痛苦。当然最终都会形成一个稳态,这样才能维持人类活动的稳定。但,有意思的是,虽然最终形成稳态都是一样的,可能在实验指标上没有太大区别,但对人类本身来说,带来多巴胺变化的各种场景、因果,这些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东西。

当然作为人工智能专业的小白,我把这种方向看作“梯度”,有了多巴胺就有了标准,也就是损失函数的标准,接下来就只需要用梯度下降的方法求出来这个局部极小值,那就是我们多巴胺冥冥之中让我们做的事。

尾声

有的人注定不适合接触到某些知识,我们则不能把这个知识强加给他,不然只会给他带来痛苦。谨遵阿德勒心理学,践行课题分离。辩证客观对待知识,同科技一样,双刃剑。

作者

吉吉

发布于

2023-01-20

更新于

2023-01-29

许可协议